www.zhhsd.com
www.红丝带.com
www.中华红丝带.com
www.Chinaredribbon.com
网站首页>>关于我们
   

“艾滋”扎人与“艾滋”护身

2006/6/2 20:51:21


“艾滋”扎人与“艾滋”护身
●慕毅飞

      恐“艾”已成病,现在,老虎属稀罕物,谈虎色变该叫谈“艾”色变了。世界发现第一例艾滋病人是一九八二年,三年以后就在中国发现了艾滋病人,过了短短十五年,一九九七年时全球艾滋病感染者累计竟逾三千多万人,其中三分之一以上的病人死亡,中国最新统计的病毒感染者已达一百万,而至今,人类尚无有效预防和治疗的手段。这等病魔,要让人不恐也难。
      谈“艾”色变,还因为它传染,而且三个传染渠道中,有一个是性传染。虽然,河南某村频现的病例都缘自血祸,却挡不住人们把染“艾”与染“性”等同起来。艾滋病不仅是怕人的恶病,还成了见不得人的丑病。新年伊始,有家报纸在头版登了一张大彩照,是癌症病人欢庆他们“病友之家”的五岁生日,画面洋溢着欢悦之情;联想到广州一个艾滋病的病友之家被房东赶得冒雨搬家,联想到歌手高枫得了种特殊肺病,而这病的病因中有一种是艾滋病,于是,就被娱记一阵狂炒,非得在高枫的性生活中掘点带色的东西不可。弄得艾滋病人即便敢到央视做节目,也不敢以真相真声示人。这样的病焉能不怕?
      人人都怕而且怕得人无计可施的东西,对某些居心叵测的人来说,就可能是好东西。于是,就有了一年前发生在天津的“艾滋”扎人风波,说有河南得病农民,出于报复,用带病毒的针头扎人,于是,有歹徒真拿针管入室劫色掠财,弄得天津全城人心惶惶;事后证实,趁乱作案者,灌在针管里的只不过是普通的红墨水,而真属病人作案的则没发现一例。新近蛇口逮住一个盗车贼,他倒真是艾滋病带菌者,作案十几次,每次都以自己的艾滋病威胁保安、民警,屡屡得计。至今警方奈何他不得。染病与犯罪搅和在一起,让人更不知所措。
      其实,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有事说事,反倒没事。如果缺乏及时而权威的主流声音,以讹传讹,没事变有事,小事变大事。反正要讲,迟讲不如早讲,略讲不如细讲。若怕讲了影响人心安定,不讲则免不了让人瞎猜,人心更不安定。要是市民早懂艾滋病病毒离开人体一分半钟就会因血液凝固而死亡的道理,惊恐何至于弥漫整个天津城?这一年多来,艾滋病成了一个公共话题,从讳言到坦言,标志着整个社会心态的渐趋正常。但知易行难,如何应对以病护罪现象,有效处置过激的病态行为,还需有配套的办法。如此,蛇口的保安和警察,才不至于面对那名盗贼而一筹莫展。
      艾滋病并不能通过乱扎行人的方式来传播,但却真有想以此来让人染病的艾滋病人。著名的艾滋病防治专家高耀洁说,二○○○年河南有个艾滋病患者用针扎人,她找了去,得知他当初是因为车祸到医院输血感染上艾滋病的,后来妻子离他而去,没人过问他,周围的人对他冷漠甚至敌视,这让无辜染上绝症的他更觉得社会对自己极为不公,由此产生了报复心理。高耀洁说:“我去他家时,他正躺在床上,他让我坐离床几米远的一个凳子,但是我径直坐在了他的床边。当时他就哭了,说这么久了我是第一个敢离他这么近的人。”设身处地,将心比心,人遇不幸,最需要的是同情和关爱;即便病主错致,也需要宽容与理解。艾滋病的威胁日益增大,防治艾滋病尤需病毒感染者的配合;如果百般歧视,步步紧逼,只能导致他们过激乃至病态的反抗。这才是“艾滋”扎人、“艾滋”护身事件最该让人领悟的道理。
      给公众充分的知情权,为公众提供充分的保障设施,这是政府要做的事;对艾滋病人少些冷漠,多些关爱,这是公众和政府一起要做的事。知情才能安心,安心才有关爱。扎人、护身之举,恶属可惩;但惩恶先须避恶,惩恶更为除恶,而要从根本上避恶与除恶,则都离不开知情和知情以后的关爱。这个道理,似乎不仅仅适用于对付艾滋病。


没有相关信息


 

上一条:中国启动普及预防艾滋病知识公益行动
下一条:禁毒民警首次接受防艾培训

 

感谢香港华夏慈善基金会支持 国家信息产业部ICP认证:豫ICP备05023968号

红丝带热线电话:0396-3661296 电子邮箱:chinaredribbon@163.com QQ:20051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