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zhhsd.com
www.红丝带.com
www.中华红丝带.com
www.Chinaredribbon.com
网站首页>>关于我们
   

首届中国红丝带北京论坛会议纪要

2010/8/11 16:52:29


     为了倡导尊重和维护艾滋病患者与感染者的合法权益,探索减少社会歧视的措施和途径,为政府部门制定防治政策建言献策,首届中国红丝带北京论坛于2010年7月5日在北京潇湘大厦召开,会期一天,与会代表160多人。

  首届中国红丝带北京论坛由论坛临时指导委员会主办,论坛秘书处(中国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承办,并得到了国务院防治艾滋病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和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的支持。会议的主题是“艾滋病防治与权益”。会议分上午大会和下午分会两种形式进行。

  上午为全体大会。论坛临时指导委员会副主席、中国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常务副会长齐小秋主持。

  卫生部副部长尹力,全国政协常委、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宋庆龄基金会和中国福利会副主席、中国性病艾滋病协会会长、卫生部原部长张文康,全国人大常委、中华预防医学会会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卫生部原副部长、中国红丝带北京论坛临时指导委员会主席王陇德,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亚太地区主任史蒂夫·克劳斯(Steve Kraus)先生,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驻华办事处代表马克·斯特林(Mark Stirling)先生,卫生部疾控局郝阳副局长,卫生部国际合作司冯勇处长,中国预防性病艾滋病基金会  李超林会长,中国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名誉会长、卫生部艾滋病专家咨询委员会主任委员、卫生部疾控司原司长戴志澄教授以及全国政协、有关部委、社会团体、社区小组、新闻媒体记者、国内外的专家、学者等各方面的领导和代表共计160多人参加了会议。中国红丝带北京论坛临时指导委员会的14位成员包括来自政府部门和公民社会的代表,其中13位出席了今天的首次论坛。

  开幕式上,论坛主席王陇德致开幕词,张文康会长、尹力副部长、史蒂夫·克劳斯(Steve Kraus)先生和何田田女士分别讲话和发言,从不同的角度和领域阐述艾滋病感染者权益问题的重要性。尹力副部长指出:“中国政府深刻地认识到这个问题,由国家领导人率先垂范,影响和带动了全社会维护艾滋病毒感染者与病人权益、反对歧视的工作,并在多项政策法规中作了具体要求。”王陇德院士强调:“只有贯彻‘以人为本’的理念,维护艾滋病感染者与病人的合法权益,才能更有效地落实艾滋病防治的策略与措施,进一步扩大艾滋病防治服务的范围,提高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受艾滋病影响人群的生活质量。”张文康会长认为:“艾滋病的历史就是反歧视的历史”,我国社会要在现有的基础上进一步广泛开展维护权益、反对歧视的工作。作为协会的会长,他非常支持协会承担中国红丝带北京论坛秘书处的工作,认为这是协会全面实现其宗旨和职责的重要工作领域。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亚太区域主任Steve Kraus先生说:“今天在这里举办的这个论坛是非常有意义的,它的重要性不可低估,它将政府部门和公民社会联系在一起,建立坦诚而公开的对话,是一切国家艾滋病防治工作成功的关键。红丝带论坛的建立体现了中国应对艾滋病疫情的有力领导。作为在中国这样一个大国中首次建立这种类型的平台,它是抗击艾滋病工作的有一个里程碑。今后面对的挑战是如何将论坛成果转化为现实行动”。女性抗艾联盟的何田田女士用鲜活的实例说明了在艾滋病防治工作中减少歧视、维护合法权益的重要性。                               

  开幕式过后,六位国内外专家邱仁宗教授、迈克·科比先生、王若涛教授、童戈先生、马克·希伍德先生和托马斯先生分别作了“艾滋病与人权在中国-进展和挑战”、“艾滋病和人权-国际经验”、“ 中国艾滋病防治与人权”、“ MSM社区参与艾滋病工作的平等权益需求”、“ 公民社会参与的重要性”和“中国艾滋病防治与感染者权益”的专题报告。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邱仁宗教授说:“我们非常清楚地看到,艾滋病不仅仅是一种疾病,它设计到社会、文化、卫生、政治、经济和发展的各个领域。所以,一个国家应对艾滋病的能力取决于公民社会的参与程度,那些有亲身经历的组织和个人的参与和建议能够使政策制定者更好的了解到作为一个国家如何更好地应对艾滋病问题”。

  中国爱之关怀创立者托马斯说:“红丝带论坛不应该只是个装饰。诚然,有人怀疑红丝带论坛是否真的能够带来改变,或者是不是表面意义大于实质意义。但通过利用艾滋病问题做 “实验”,加强以权力为基础的艾滋病防治,而这恰恰是我们需要的。公民社会需要这样一个能够与政府紧密合作的平台,而共同抗击艾滋病是实现这个平台的很好机会”。

  中国男同健康论坛主席童戈先生表示:“今天我作为中国男男性行为者人群的代表,代表这个极易受到艾滋病影响的人群,参与讨论艾滋病与权益的问题,讨论这个人群在艾滋病防治工作中所应扮演的角色,是十分必要的。

  澳大利亚高级法院前任法官Michael Kirby 先生介绍:“经验已经证明,最有效地艾滋病防治,是通过保护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及最脆弱人群的权益。如果我们把他们当成罪犯对待,我们就会使他们躲藏起来,无法获得预防、治疗和关怀”。

  国内外专家围绕各自的报告内容回答了与会代表和记者的提问,主要关心以下几个问题:

  1、感染者的就医困难和遭医务人员歧视问题;

  2、因输血感染的赔偿问题;

  3、感染者的合法权益和人身自由问题;

  4、感染者社区小组的生存环境困难问题;

  5、红丝带论坛的发展和深入基层的问题;

  下午为分组会议。分组会议分别以“艾滋病防治与现行法律”、“艾滋病防治与权利权益”和“艾滋病防治与减少歧视”三个主题在三个分会场进行专题研讨,与会代表根据各自的兴趣和关心的问题自由选择参加。

  第一分会场:主题是“艾滋病防治与现行法律”,由翟晓梅和吴革主持。四位主要发言人分别是:中华慈善总会青少年艾滋病防治办公室的李扁先生、中华民族研究院华藏山社的杨本华先生、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姚岚女士以及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医药卫生法律部迟芬芳律师,他们的发言题目分别是:艾滋病立法:“蝴蝶效应”与“仰望星空”、洞悉制度与权力存在的问题、输血感染艾滋病患者的司法救济和我国艾滋病防治现行法律总体状况、存在问题及解决对策。

  李扁先生就青少年艾滋病防治与法律的落实情况提出建议,认为:青少年的艾滋病防治工作不能就艾滋病说艾滋病,要深入开展性健康教育,尤其是针对广大的在校青少年,他们是艾滋病防治方面的薄弱环节。他指出我国艾滋病防治方面存在的问题和解决建议:防治资源太少,在防与治的比较上防的工作相对较弱。希望通过立法纠正资源分配不均衡问题,在《艾滋病防治条例》重要加入青少年性健康教育的规定。

  杨本华先生指出我国的艾滋病防治工作存在着严重监管漏洞,地方政府的权力被无限放大;我国的“四免一关怀政策”缺乏有效的法律监督机制,在各地的落实效果差别很大,针对艾滋病患者的免费抗病毒药物的数量太少,远远不能满足患者的治疗需要。对艾滋病患者的歧视非常严重,艾滋病患者及其家属要忍受着巨大的生存压力和精神压力,且患者子女的受教育权、婚姻权利均无法实现,期望国家完善艾滋病防治的监管法律,以实现社会公正。

  姚岚女士首先界定了输血的法律性质即血液不是商品,血站是一种公益经营行为。因输血感染艾滋病的责任分为血站过错输血和无过错输血两种,针对过错输血行为,因血站违反了国家采供血管理的法律规定,应承担对受害人的损害赔偿责任;而对于无过错采血(指艾滋病毒处于窗口期采血无法检测到病毒)血站不承担责任,患者可依据民法的规定主张双方都无过错的情况下按公平责任来分担损失。建议国家建立输血保险机制,用于因输血感染疾病的诊治,以最大限度的保护受害人和公共医疗机构的权益,更好的预防和控制艾滋病病毒的传播。

  迟芬芳先生总结了我国艾滋病防治方面的立法现状:现有法律体系不完善、法律规定之间相冲突、针对艾滋病患者的社会保障制度不健全等,指出我国艾滋病防治的立法应结合国内艾滋病防治国情,并借鉴国际社会防治经验,尤其是要强化国内的公共卫生干预,深化患者的权益保护。此外应建立全方位的艾滋病防治法律体系和艾滋病防治的法律环境(艾滋病相关的法律本身、以及影响这些法律的制定、实施与监督等因素的总体概括),对艾滋病防治工作具有深远意义。

  主讲发言后,与会代表对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进行了讨论和分析:

  1、性服务者的权益保护问题

  我国公安机关的扫黄打非行动,主要以避孕套作为认定的证据,这导致了性服务者拒绝干预人员提供的避孕套,这不利于我国的艾滋病防治工作。建议立法取消避孕套作为认定卖淫的证据,性服务者存在是由于贫困造成的,希望国家加大力度解决贫困问题。

  2、法律是社会正义的标尺

  公安机关每年一度的“扫黄打非专项行动”均声势浩大且硕果累累,而行动过后性服务者人群依然存在,在此过程中我国的法律扮演了“橡皮筋”的角色,时紧时松,这有悖于法律是社会正义的标尺。

    3、输血感染滋病患者的法律救济

  因输血感染艾滋病的患者不能通过法律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法院多不予立案,即使进入诉讼中或延期审理或因取证困难不能胜诉。那么如何维护因输血感染艾滋病患者的合法权益?与会人员一致认为建立输血保险机制将能有效地保护因输血感染艾滋病患者的权益。

  第二分会场:主题是“艾滋病防治与权利权益”,由何田田和童戈主持。五位来自民间组织的发言人是:艾滋病毒感染者联盟负责人、CCM非工委代表孟林先生,娱乐场所经营者参与男性健康合作体协调人张人杰(龙龙)先生,上海乐宜暨性工作者健康干预网络平台的负责人郑煌先生,天津深蓝工作组负责人杨杰先生和全国艾滋病信息资源网络经理蔡凌萍女士,他们的发言题目分别是:活着是权利、娱乐场所经营者参与艾滋病工作的平等权利、艾滋病防治与性工作者权益、MSM社区开展艾滋病工作的权利需求以及话语就是权利。

  中心发言结束后,参会者进行了热烈的自由讨论,五位发言人分别回答了参会者提出的一些问题。大家认为:政府在艾滋病政策上的更大开放,交流了感染者组织、MSM社区组织,以及其他民间组织在权利问题上开展政策倡导、维护平等权利的实践经验,激发了草根组织的参与热情,同时也出现了需要关注和解决的权利问题等深层次问题和挑战,为此,大家对以下主要建议形成了比较广泛的共识:

  1、希望红丝带论坛为不同的民间组织促成一个发出声音的平台,不只要搭台,还要主动请进民间组织来唱戏,并就具体问题形成和政府对话交流的通道。

  2、要对艾滋病工作中存在的歧视和侵犯基本人权的问题,建立起各利益相关群体的监督机制。

  3、目前,需要解决G–NGO(具有官方背景的非政府组织)在和草根组织争夺分配给“民间组织”的艾滋病资源问题。

  4、目前,需要红丝带论坛尽快研究、梳理和集中需要解决的一些重大问题,如感染者的隐私暴露问题、手术治疗问题等,向政府提出解决的建议。

  第三分会场:主题是“艾滋病防治与减少歧视”,由王克荣和吴尊友主持。四为主发言人分别是:云南疾控中心贾曼红、艾滋病中心干预室徐杰、云南德宏疾控中心段松和北京地坛医院屈文妍,他(她)们发言的题目是:白衣红心干预研究、《中国农村减少艾滋病歧视––社区随机对照干预踪和项目》报告、20年来德宏州艾滋病歧视的变化以及医务人员对HIV/AIDS的认知和应对。通过发言和讨论,达成以下共识:

  1、医务人员对艾滋病的歧视态度普遍存在;医疗机构对医务人员的支持不足;医务人员的歧视态度和行为相关;通过干预措施可以减少歧视的发生。

  2、农村献血地区个体和社区综合干预措施能有效地减少艾滋病歧视;社区综合干预的长期效果还有待观察。

  3、减少歧视需要领导重视、广泛宣传、各部门合作、工作中心下移、大量引进项目和加强基层医护人员的保障。

  4、开展广泛的艾滋病知识及相关宣传教育可以提高医务人员的艾滋病认知水平,但医护人员的行为态度转变不明显。

  5、感染者和志愿者在对待歧视问题时应遵循温家宝总理的“关爱、坚持、信心、乐观”八字原则。

  分组讨论结束后,全体与会的代表重新集中,听取由吴革、童戈和王克荣三位主持人作的各自分组讨论结果汇报。

  首届红丝带论坛会议在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驻华办事处代表马克·斯特林(Mark Stirling)先生和论坛临时指导委员会副主席齐小秋先生分别对首届红丝带论坛整体情况进行总结后圆满闭幕。来源:CHAIN


没有相关信息


 

上一条:众明星带领爱滋孤儿游鸟巢 章子怡出任中华红丝带基金形象大使
下一条:泉州艾滋病人免费拿药点计划扩至6处

 

感谢香港华夏慈善基金会支持 国家信息产业部ICP认证:豫ICP备05023968号

红丝带热线电话:0396-3661296 电子邮箱:chinaredribbon@163.com QQ:20051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