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zhhsd.com
www.红丝带.com
www.中华红丝带.com
www.Chinaredribbon.com
网站首页>>关于我们
   

南京大学红丝带志愿者走进大河之南

2008/9/2 20:27:15


 
 
      2008年7月的那个礼拜对于南京大学红丝带小组的每一个队员来说,每一秒都显得如此特别。走进河南的艾滋病村,是我们计划已久并且激动不已的一个梦。经过一年多关于预防艾滋病知识和技能的培训,我们渴望到关注那些离我们并不遥远的人们,我们渴望用我们自己的行动对他们有所帮助。
      于是,9个小时的火车之后我们来到大河之南的小县城,中华红丝带网安排了一辆三轮车把我们送到这个有30多位艾滋病人的小村庄.事后我们才知道开三轮的师付是一位艾滋病人,同时他也是红丝带志愿者.
      
      还能够想起我们来到村子的时候,村上的人们脚踩着门槛用目光迎接我们的情景。华婶说,她能遇到我们是一辈子的缘。我们去的小学,大门似乎永远都不会锁上。偶尔村民会抱着家里最小的孩子跑来看我们上课,坐在教室外面捞家常。
一个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小村子。身处其中,我们获得了最原始的平静。然而,我们知道这只是表面的平静,当它和一个夺人眼球的词联系在一起的时候——艾滋病。
      村庄里的人们并不忌讳谈艾滋病,这与凤凰卫视前往河南时所遇到的阻挠完全不同,或许是中华红丝带网在当地长期开展关爱活动的原因,或许是他们觉得我们只是学生而已。
      天黑以后,村庄就安静下来了,偶尔还有几家的电灯会晚一点熄灭。静静地等待天亮,然后开始一天的劳作,人们会在村子里最大的晒场上晾玉米。放学了,孩子们就各自回家,把家里更小的孩子抱在怀里回学校玩耍。明显地,身体的瘦弱让他们抱着弟弟妹妹很费劲。或者,条件好一点的就骑上父母的大自行车带着更小的在学校“兜风”。这是他们一天中最快活的时光。要是能够吃到5毛钱一袋的零食,那简直是一种奢侈的行为。我们的活动都在学校里,当学生的家长清晨送来水果的时候,我们的感动无法停止……
我们是这个村庄迎来的第一批大学生志愿者。可想而知,以后还会有更多大学生走进这片土地,给他们带来外面的世界和新鲜的事务。不知道他们对我们的热情欢迎会不会持续到更远的以后?不知道他们的生活会不会依旧像我们未到之前那么平静淳朴?
何处是我家?
       “当现实折过来严丝合缝地贴在我们长期的梦想上时,它盖住了梦想,与它混为一体,如同两个同样的图形重叠起来合而为一一样。”《追忆似水年华》中这句话,是我一直喜爱的。我想这是梦想与现实最近的距离。
      在这里,我甚至分不清梦想为何,强大的现实压力让我从孩子的眼中读出了太多的复杂,哪怕他们微笑的时候一如既往的纯净。有一节课是孩子们喜欢上的:个人成长课,也就是我们说的思想教育课。第一节是进行自我成长,面对平凡无奇的绿色中华牌铅笔,孩子们却说出了各种各样的答案,让我们为之震惊同时被深深触动。
      丫妹告诉我,HB像是小时候妈妈背着她来上学,长大后她也要这样背着妈妈。这是我们觉得最温暖的答案。小豪说,他想去有这个图案(华表)的北京看看,以后去那里读大学。调皮的东旭学着其它孩子的话说要出去打工赚大钱,他们家因为父母双双在外打工,就成了村子里的大富豪……
      孩子中间,最特殊的是小全,他的爸爸去年因为艾滋病去世,妈妈也逃出了村子,大家都说他也有艾滋病。平时的时候,所有的小朋友都害怕跟他在一起玩,怕打架怕弄伤了自己。有的时候也会合伙把他弄哭,站在墙边隐蔽的地方冲着他说他有艾滋病。在这样环境下长大的小全,警惕性非常高,或者可以理解为一种脆弱的自我保护行为,他从来不向任何人说起自己。他看着铅笔上”CHUNG”和”HWA”告诉我们,他希望有一天”CHUNG”可以减掉两个字母,这样的话,就能够和”HWA”一样是三个字母了,听到这样的回答,我们都沉默了。
      承受的生命之重
      这个村庄的孩子,玩的时候看起来很疯。他们都在狂奔,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往哪儿跑。腿上手上摔破了都无所谓。这是一种状态,无忧无虑,赤着脚丫在草丛里找指甲花在校园里玩捉迷藏。然而,在他们的背后,却隐藏着无数不为人知的艰辛。
长期在太阳下晒使得这里的孩子皮肤都变得很黑。他们却非常热爱太阳,喜欢在中午时分奔跑在阳光底下,光着膀子。我们到的第一天还被着实吓了一跳,一群小男生在教室后面的草丛里找大蛇,这是他们平时最大的乐子。
      小全的身上,伤很多,愈合的没有愈合的都爬满了他稚嫩的皮肤。他渴望和男生们一样有一辆哪怕很旧的四驱车,有的时候跟爷爷奶奶说,就会被爷爷奶奶揍,然后他就满村庄的躲避这样的挨打。我们跟他爷爷说起这些的时候,他的爷爷长长地叹了口气。小全家是全村有名的贫困户,爷爷是家里唯一的劳动力,最近手却风湿发作疼的时候根本下不了地。每天早上还得带着小全去卫生所打针,为什么打针爷爷没有告诉我们,儿子得艾滋病去世的事在这个家庭始终是一件无法启齿的伤心事。年仅10岁的小全并不知道爷爷奶奶的这些苦,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就没有四驱车玩,一闹起来让爷爷奶奶就没办法,无法跟他说明白道理就只能用暴力让他屈服。说到这些,爷爷的话有点哽咽了,从他焦急并且无助的眼神中,我们收到的是求救的讯号。可是,我们也只是过来支教的大学生,有一种心痛叫做爱莫能助。我们留下了崭新的四驱车给小全,我们寄去了自己存下来的一点钱希望能够宽慰两位老人的心。但是,面对生命中的不堪重负,我们帮不了。此时此刻,我们无处不体会到我们作为一个NGO团队的局限。
      红丝带在路上
      对于河南的孩子们来说,我们是他们生命中一份偶然的礼物,不然他们不会用小小的手给我们打电话给我们写信,他们不会拉着我们的衣角让我们还去上课,不会带着自家种的东西塞我们包里。我很珍惜生命中能有这样一次偶然。
      这也是红丝带给我们的一份别样的体验,我想我们每个人都会因为这一次而变得更加成熟。每当太阳西沉,我坐在河边遥望浦口上方辽阔的天空,我感到似乎有未经开垦的土地,所有的道路,所有的人都在不可思议地走向广阔。直到现在我才知道,在河南,小孩子们总是不停地骚动喧闹,因为是那片土地使他们如此无法平静。
                    (南京大学   钱丹)

没有相关信息


 

上一条:宋璇涛莅临驻马店市检查工作
下一条:中国公民健康素养解读:献血救人,会用安全套被列入其中

 

感谢香港华夏慈善基金会支持 国家信息产业部ICP认证:豫ICP备05023968号

红丝带热线电话:0396-3661296 电子邮箱:chinaredribbon@163.com QQ:20051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