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zhhsd.com
www.红丝带.com
www.中华红丝带.com
www.Chinaredribbon.com
网站首页>>关于我们
   

17岁花季少年成瘾君子患艾滋 生命轨迹匆停止

2008/6/23 21:55:40


     因为毒品,17岁的花季少年成了瘾君子;因为毒品,20多岁的他患上了艾滋病;最终,他的生命轨迹匆匆停止在了 32岁。人的生命可以很顽强,可一旦沾上了毒品这个“白色的魔鬼”,生命就会变得脆弱不堪。

  一条匆匆走过的生命

  2007年 7月,在某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一名青年男子躺在病床上痛苦不堪,他脸色苍白,全身长满了难看的肤斑。医生告诉他的家长,病人的肝功能已经严重衰竭,支持不了多久,请准备后事。

  一天后,男子在医院死亡,年仅32岁的生命戛然而止,医生开具的死亡证明上写着:“HIV(艾滋病毒英文缩写 )导致肝功能衰竭死亡。”

  这位男子叫周明(化名),从 1993年染上毒瘾,常常使用针管注射海洛因,最终感染上了艾滋病病毒。

  一封“过期”的保证书

   “周明这个小伙子我有印象,他不止一次来所里戒过毒。”市公安局强制隔离戒毒所马瑞祥所长说。翻开周明的档案,和别的戒毒人员不同,他的档案厚得多,曾经 5次来戒毒,第一次是1993年5月,最后一次则是2006年10月。

  马所长回忆,周明第一次进来戒毒前,毒瘾很大,每天都要注射海洛因一克左右,经过强制戒毒6个月的治疗,稍有好转。但出去以后他又复吸,反反复复了五次,直到 2006年,经检查,他已感染了艾滋病。

  档案之中,有一张周明写的保证书,时间是1997年 9月:“我保证以后一定不吸毒了,也不贩毒,保证以后再也不沾毒品。”看到这,马所长叹了口气:“这孩子给毒品害了,这是他第二次戒毒时写的保证书,哪里实现得了。就这样丢了性命,可惜啊!”

  一个千疮百孔的家

  周明的父母都是工人,他从小就是父母的宠儿,只要儿子想要的,父母都会尽量满足。周明长大后,家里开了一家餐馆,生意不错,父母的经济条件逐渐好了起来,有了不少积蓄。

  高中毕业后,养尊处优的周明无所事事,整天在社会上闲逛。刚开始,他还偶尔来餐馆帮忙,后来,他只有在缺钱的时候才到餐馆问父母要钱。这时,他的父母只知道,孩子每天都要到酒吧、饭店和一群猪朋狗友吃喝,花不少钱,虽然埋怨孩子,但还是把钱给了他。没想到, 17岁的周明此时已慢慢沾上了海洛因,这些钱都是用来买毒品的。

  由于周明吸食毒品的瘾越来越大,他开始疯狂地骗父母,骗亲戚,到处借钱、骗钱。父亲也发现儿子在家里注射海洛因,床下满是针管,同时还参与贩毒。两年下来,周明已经将家里的积蓄花光,还逼着父母卖掉餐馆,卖掉房子,卖掉家里所有值钱的家当,给他当毒资。

  父母已经被周明折腾得心力憔悴,每天不敢出门,没有脸见亲戚、朋友,每天三餐都是青菜豆腐度日。父母很无奈,只能眼看着周明在毒品的世界里沉沦,看着这个家变得死气沉沉。

  一个被夺走了灵魂的吸毒者

  一天,周明拿着一支装满了鲜血的针管指着父母吼道:“你们给不给钱,没有的话就去帮我借,不给钱我就扎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吗?我得了艾滋病,这是我的血,让你们都感染上艾滋病,和我一起死!”父母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此时的周明,灵魂已被毒品控制,人性全无。

  在父母这里找不到毒资,周明彻底抛弃了这个家,变本加厉地要挟父母。 2006年,周明的父亲再也受不了儿子的威胁,他来到市公安局禁毒支队,请求他们抓捕自己吸毒、贩毒的儿子。“当时,我们能感受到这位父亲的绝望和痛苦。他说自己又能怎么办,这不是大义灭亲,只是这个儿子已经成了恶魔,万劫不复。”禁毒民警回忆。

  2006年 10月,周明被警方抓获,他被禁毒民警第五次送到了戒毒所,他在这里度过了生命中最后一段没有毒品的日子。半年强制戒毒期满后不到两个月,周明在病床上,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记者手记

  都说毒品是“地狱门口的交易”,一旦沾上了毒品,就等于把自己卖给了地狱里的魔鬼,回不了头。马所长也告诉我们,吸毒的人太难戒,复吸率在 90%以上,能一次成功戒毒的人少之又少,一朝吸毒,终身戒毒。周明和晓斌的例子对常人来说很特殊,但在吸毒者中并不是个案,毒品的刺激蒙蔽了他们的心灵,直到让他们一无所有、家破人亡。

  记住!永远不要踏入毒品的陷阱,这是生命的禁区。来源: 桂林生活网—桂林晚报


没有相关信息


 

上一条:艾滋病的传播途径性传播赶上静脉吸毒
下一条:26日是“国际禁毒日” 预防艾滋病首先别吸毒

 

感谢香港华夏慈善基金会支持 国家信息产业部ICP认证:豫ICP备05023968号

红丝带热线电话:0396-3661296 电子邮箱:chinaredribbon@163.com QQ:20051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