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zhhsd.com
www.红丝带.com
www.中华红丝带.com
www.Chinaredribbon.com
网站首页>>关于我们
   

邓兴勇 高墙内的白衣天使

2008/5/29 20:43:56


                                 

                                                     邓兴勇为服刑人员作检查

  核心阅读

  你见过医生进病房都要小心警惕,要提防有患者站在身后吗?你见过有患者抗拒治疗,医生要一边反复开导,一边观察病人会否暴起伤人吗?监狱医生邓兴勇已经这样过了7年。他的诊治对象是触犯了国家法律的罪犯,也是受艾滋病折磨的病人。

  是医生  还是警官

  云南某监狱有一组专为患有艾滋病服刑人员设置的监舍,人们把这里称做“治疗区”。L形的平房与L形的围栏构成了一片平整封闭的区域,围栏下方种满了花草,洁白的外墙十分耀眼。在这里,邓兴勇和另外3个同事照看着“治疗区”里30来个携带艾滋病毒的服刑人员。

  该叫他邓医生?还是邓警官?

  “刚开始我都不适应,之后才体会到,在这,我首先是一名警察、是执法者,二才是医生,行医过程其实也是执法过程。”邓兴勇刚刚接手对艾滋病犯人的治疗不久,接治了一名进入艾滋病发病期的服刑人员,时间所剩无几,犯人请求探望家人,心急如焚的服刑人员用皮包骨头的手指紧紧拽住邓兴勇的手臂。“我当时紧张得全身发抖。要让他冷静,如果从一名医生的角度来解释,他肯定是听不进去。我就严肃地告诉他必须遵守监狱的程序。”从此,邓兴勇开始慢慢明白了不同状况下转换身份的必要性。

  2000年,一名患“肺结核”的外籍服刑人员久治不愈后被查出感染了艾滋病。“这是我们监狱的第一例,也是我真正接触的第一位艾滋病病人。”这位病人很快离开了人世,“他的髋骨就这么宽”,邓兴勇双手比划起来,“书本上的‘消瘦’二字我第一次如此真切、形象地体会到,即使我是学医的,还是觉得恐怖。”

  不到一年,监狱又收押了两名艾滋病感染者。监狱医院把管理狱内艾滋病感染者的重任交给了邓兴勇。接受还是回绝?“内心深处觉得不干最好,专业知识基本没有,而且风险太大。但这事肯定还得有人来干啊!”邓兴勇说得直白。在犹豫中答应后,邓兴勇一干就是7年。

  7年来,邓兴勇看见13名服刑人员因艾滋病死亡。“还好有家人的支持,我父亲也是医务工作者,虽然担心,但每次打电话都叮嘱我一定要小心。妻子总是开玩笑说我要是感染了,就要和我离婚。”说到家人的支持,邓兴勇笑着靠上椅背。    

  服刑人员  最依赖的人

  尽管危险如影随形,邓兴勇为皮肤完好的艾滋病犯人检查时,往往赤手上阵。在他看来,拍拍肩膀,握握手这样简单的肢体动作,它体现的是关怀。现在,邓兴勇成了服刑人员最依赖的人。一位病人每天都趴在“治疗区”的围栏下,等着向邓兴勇汇报身体情况。“这里青了一块,那里紫了一块,他都要跟我说。一天见不到我,他就心慌心跳的。”在这里,邓兴勇要做的不仅是生理上的治疗,还有心理上的支持。

  去年,在监狱的多方呼吁下,符合条件的艾滋病服刑人员被纳入了我省“四免一关怀”范围。担任监狱医院副院长的邓兴勇,同时也是监狱收押的所有艾滋病服刑人员的主治医生,他牵头制定了10多项职业规范制度。现在,抗病毒治疗实施方案也将出炉。    

  印象·宽厚

  35岁的邓兴勇走进医务室,用肥皂仔细将手洗净,穿上白大褂拿上听诊器,走进监舍。他俯下身,边低声询问病情边赤手拉起病人的蓝白条纹上衣……邓兴勇嘴唇厚实,给初次接触者留下的印象是宽厚。

  评价·善良

  采访快结束时,记者请邓兴勇给自己一个评价。他有点不好意思,“善良,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善良的人,有同情心。”

  善良这个词,同样出现在接受过邓兴勇治疗的服刑人员口中。今年42岁的阿明(化名)2001年进入“治疗区”。“他善良。他不害怕我们,亲手为我们做检查,7年来始终如一。”来源: 云南日报网

                  

 


没有相关信息


 

上一条:麦当娜马拉维纪录片首映 关注艾滋病儿童(图)
下一条:艾滋病宣传员濮存昕参观云南彩云天空活动中心

 

感谢香港华夏慈善基金会支持 国家信息产业部ICP认证:豫ICP备05023968号

红丝带热线电话:0396-3661296 电子邮箱:chinaredribbon@163.com QQ:200512019